婚宠不休

作者:安暖暖状态: 全本日期: 8个月前

一夜缠绵,前世对她视如敝屣男人,这一生,却对她食髓知味,纠缠不休! 【精彩片断】 他说:你只是名义上的陆太太,别有任何痴心妄想,爷爷百年后,我们就离婚。 婚后某一日。 “陆太太,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昨晚是你违约了!”陆少特意扯开被子,将昨晚留下的罪证露出来。 “我强迫你?” “……是的!” “以陆少的体格,就算是面对和你一样身形的男人,以一挡十,也没有问题吧?” “是啊!” “所以,你认为,我能强迫你什么?” 民政局 “关于离婚协议,我还有一份补充协议。”他将手上的资料,交给她。 她看着这份补充协议?他要净身出户? 他名下的所有资产,全都留给她!房子,车子,公司股份,还有所有帐户的资金,整整罗列了一整张纸! “你……”她有些迟疑。 “怎么,有意见?如果你觉得这份协议有问题,可以不离!”他冷声反驳。 “我……”她被他堵得死死的,无法反驳。 有这么样离婚的吗? 她直接在协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离婚后,某一日,他将她堵在门前。 “你还有一份财产,需要签收一下。” “什么财产?” “我!” 其实,重生后的顾一诺,只有两个心愿:第一:欠我的,加倍奉还!第二:不是我的,坚决不要! 陆少说:我属于哪一种? 不好意思,陆少,你两种都是!

《婚宠不休》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安暖暖
    定婚第二天,她从未婚夫的小叔床上醒来。 她是纪家捧在手心里的大小姐,纪氏集团唯一继承人。父母早逝被爷爷抚养长大,与宁氏集团惊才艳艳的大公子定下婚约。 在别人的眼里,她是投胎小能手,她的人生是开挂的,幸福的让人以为人生系统出了BUG! 原本,纪暖暖也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她死前的三个月,她才明白所有真相。 【精彩剧情】 男人站在浴室,目光冷漠如霜,“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昨天晚上……”纪暖暖朝他
  • 作者:安暖暖
    他是威震四方的铁血少帅,貌可倾城,权可通天,是晋城名媛千金都想嫁的人,但他却不娶妻、不纳妻。传言,嗯,他患有隐疾。堂堂穆家大小姐听着传言,笑得腰都直不起来。所谓乐极生悲,第二天,少帅亲自登门,指名要娶她。本要拒婚的,想起传言,她拍着胸脯嫁了。直到新婚第二天,她扶着直不起的腰,怒而拍案,指挥着一群人:“找!一定要将那个乱传言的人给姑奶奶找出来!姑奶奶要剥了他皮!
  • 作者:安暖暖
    安暖暖,一个目睹男友和闺蜜滚床单还可以拍照的冷静女子,却在第N次相亲时摊上了大事儿,向海城第一男神——顾北辰求了个婚。安暖暖,“……‘张先生’我们明天就去领证吧?”顾北辰,“……明天没时间……现在有时间……”安暖暖怒瞪,“混蛋,说好的婚后培养感情呢……”顾北辰剑眉微挑,“乖,感情是做出来的!”某女扶着酸痛的小腰连翻白眼……某天,有女人嫉妒的怒吼,安暖暖不就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么,谁给她横、行、霸、道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S1爆破
    “我只关心我这一拳下去,究竟会掉几根毛!”——一个兴趣使然的怪人:阿克塞尔。
  • 作者:甲鱼不是龟
    仙妖共治的三界,妖皇帝俊寿元将尽的消息不胫而走,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夺位之战一触即发。而此时,我们的主角石猴,却还混迹在人类世界伪装成一个戏子,为了一日三餐和找谁拜师学艺而苦恼…… 顺手推荐老书《大泼猴》,希望大家喜欢!
  • 作者:全雨
    凄惨的灭门事件发生后,诡异的回魂随之而来。一个平凡少年重生到富家公子身上,这背后究竟是巧合还是阴谋?当所有的遭遇让你感到深深的无力和绝望,去反抗命运还是随波逐流?
  • 作者:明明没有
    这是一个未来的世界,在这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科技为王,异能,古武,魔法,巫术并存于世,至于我们的主角。只要是游戏技能,他什么都会。
  • 作者:擎便君
    潘利,一个平凡的篮球迷,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09-10赛季NBA最佳新秀——泰瑞克.埃文斯!看新秀即巅峰的埃文斯该如何改变职业生涯,成就巨星之路!而潘利的人生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 作者:玉龙三太子
    从小跟随爷爷生活着深山老林的许尘,十八岁成年后,便来大姨创办的学屋当辅导老师。本以为这会是一段美好生活的开始,谁知这会是一段曲折坎坷的经历。什么,要我陪你打王者农药?拜托,我是老师啊!什么,你不想学习,这些作业都不会,让我给你做?拜托,你尊重一下我的职业,好不好!什么,还有……,我的祖宗啊,你就别折腾我了。久而久之,许尘才发现这个学屋最大的秘密,感情自己每天陪伴的这些孩子们,竟然都不是人类,而是一
  • 作者:五上七下
    重生到三国时代后,随身伴随着一个捏人系统。竟然可以捏制自己未来的相貌!竟然还可以设置自己的背景家室!貌似还需要先把爹妈捏制出来!就让我在这个世界创造一个自己的家族吧!系统在手,天下我有!
  • 作者:又一载
    周末的早晨,依旧是明媚的太阳高照。而在某小区的阳台,一条快被晒化的咸鱼,正懒洋洋的打着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