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少,你老婆又跑了

作者:卿云状态: 连载日期: 8个月前

重生十八岁,简汐发誓这辈子一定好好活,他举双手双脚赞成:“嗯,有我,活得好。”说好要一拍两散假恋爱,他却缠着不放。她看着身边的男人,头疼至极:“南少,我们真的不配……”“哪里不配?我说配就配!”他挑眉把人逼入墙角。次日她扶腰逃跑,他跺跺脚一通电话打出去:“小野猫又跑了,马上封锁机场。”

《南少,你老婆又跑了》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卿云
    穿越成废柴,还被栽脏嫁祸成杀人犯!爹要她死,娘要她死,小三和未婚夫恨不得将她一剑刺死……对不住,姐姐我换芯子了!一身绝妙医术出神入化,隐藏体内的巫术更为惊人。踏渣男,践渣女…一切都很完美,除了那个纠缠的男人…“你变态,连我这前平后平的小身板也下得了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抱着抱着就习惯了……”
  • 作者:卿云
    “皇上,我们属于哪一种感情?” “日-久生情!” 他是传言某方面有隐疾的一国之君,她是传言中被打入冷宫的废后 “钟离渊,你这个表里不一的混蛋!外界传闻你都不管管吗?” “爱妃,外界传闻你是弃后,为证谎言,来,我会尽情宠你!” 日日宠,夜夜撩! 云暮雪怒了,她要出宫,她要找男神,要找小鲜肉! 某王闻讯暴怒掀桌:“爱妃,你玩的有点过火了!看来我做的还不够啊!” 云暮雪抓狂,一向冷漠禁欲的陛下竟然一本正
  • 作者:卿云
    重生十八岁,简汐发誓这辈子一定好好活,他举双手双脚赞成:“嗯,有我,活得好。”说好要一拍两散假恋爱,他却缠着不放。她看着身边的男人,头疼至极:“南少,我们真的不配……”“哪里不配?我说配就配!”他挑眉把人逼入墙角。次日她扶腰逃跑,他跺跺脚一通电话打出去:“小野猫又跑了,马上封锁机场。”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凤知墨
    “把衣服脱了”“等等,抹个药而已,你脱裤子做什么?”一朝穿越,苏云锦以为自己嫁了个瘸腿糙汉子,结果,山里汉子不仅会做生意,能当官,就连腿也不瘸了。“媳妇儿,一边坐,赚钱的事我来!”“那我呢?”苏云锦挑眉。男人低笑着拉过一旁的两只萌包子,萌包子一把抱住苏云锦的大腿,“娘亲,要妹妹!”
  • 作者:丁乔Q
    三年前,她毫无征兆的消失,他的心也跟着死了;三年后,她低调回归,却假装不认识他。他拼命追,她放肆逃。终有一天,某人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那让他恨不得扒皮的小女人,禁锢着她,狠戾道:“女人,你是我的,别想逃!”
  • 作者:杦野
    她,是21世界隐世的杀手,死于天外横祸,一朝重生于相府嫡女之身,再次睁眼。弃女?废物?呵呵... 且看她如何化茧成蝶,成为世人闻风丧胆,医毒双绝,虐渣之人。他,高冷,腹黑,嗜血,身份神秘,一次意外坑了某人,怎么也甩不掉! 某女:“那个,大兄弟,有话好好说,别动手,男男授受不亲。”某男,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咬牙切齿:“还逃吗?” 某女,嘴上说着不,身体却很诚实,又再一次逃走。从此就开始上演追逐大戏,
  • 作者:纳兰云朵
    七窍流血,身体腐烂,活活被蛇虫鼠蚁咬死。意外重回中考当天,夏晴势要那些贱人生不如死!却不想命运附赠腹黑大人物一名。 她只是想好好学习,随便拿个小金人,顺个医学诺贝尔,狠虐人渣,可不想嫁入什么第一名门,过上丈夫宠妻成魔、婆婆疼妯娌爱的残废生活。 可某人偏要死缠烂打,还到处宣传! “我老婆年纪小,你们不要欺负她。” 那些被夏晴虐得体无完肤的资深老专家捶地哭号,宝宝心里苦。 “我老婆没经验,你们要多帮她
  • 作者:桅子花
    上一世林玉娇被渣夫休了,苦难一生将死于破庙的她却不意料重生在她还未被休之时。 这一世,她决定一定要离了李家不回娘家,靠着前世学的一点医术过日子。 却没想到,这夫家是离了,可渣夫的大哥要强娶! “大人,我是你弟妹,请自重!” “和离了。” 人人都说李家的大少爷身居高位一直未娶的原因是阳萎,抚着腰,林玉娇咬牙:他要阳萎,那我肚子里的是两个蛋?
  • 作者:墨染白
    大白新坑《重生娱乐圈:黑化影后,开挂了》开坑啦,小可爱们继续支持大白哇! 前世被挖心而死,她竟重生了。 这一世,宁可她欺天下人,天下人不能欺她分毫。 她用行动证明文能撩汉一大片,武能打脸一个连。渣渣们,颤抖吧! 只是,为啥身边多了一个小拖油瓶,这是要当后妈的节奏吗? 等等,不对,好像这小包子是她亲生的!!! 软萌软萌的,算了,偷回家暖被窝好了,多一个抱枕,也是可以的。 陆先生:老婆,你是不是少偷了
  • 作者:宿不言
    新作《乌利尔杂货铺》已发布,欢迎捧场哦,笔芯! 乌利尔杂货店是个神奇的地方,没有什么买不到、做不到。 作为杂货铺的主人之一,她的业务范围广泛。变身霸道总裁圆梦鬼少年、化作高贵冷艳小太后护住冷情国师、魂穿火狐灵妖翻身做大爷…… 不过即使经历了这么多,技能满点,万能项链加持也挡不住意外来临
  • 作者:王阳瑾
    【双强甜宠】 她,随性慵懒,桀骜不驯。 他,冷漠无心,性情不定。 初见,他一口咬住她的颈脖,宛如吸血鬼附体。 再见,扮猪吃虎,她只好一手将他揽入怀中! 三见,她却成了他的准王妃! “啧....感情这一吸一搂,还带姻缘一线的.....”瞧着手中那明晃晃的圣旨,上官揽月无奈扶额。 她与他,一个是千人唾骂的废物!另一个则是万人厌弃的丑男! 当废物不再是废物,会仰手打了多少人的脸?当丑男华丽蜕变,又会亮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