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老公,过妻不候!

作者:秦倾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隐婚半月,她跟他人前相熟,却是冠以最疏远的亲戚名义。 下一秒与她相恋六年却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的男友带着戒指出现,在公开场合向自己求婚,戒指套上她手指的那一刻,戒指被打落,他捏住她的下巴,强行将她带入怀里。 他勾唇浅笑:“小东西,想红杏出墙,嗯?” 她惊恐的推拒:“我们……我们没有实在的关系……” “哦?所以你是在怪我不跟你有实际的关系,所以你耐不住了?”他伸手,粗粝的指腹磨过她小巧的下颚,性感的薄唇靠近她,意味深长的笑,“那么,我们来试试看,看是我跟你契合,还是他,嗯?” * 当他最落魄最需要她的那日,她选择决然的抽身离去,留给他的不过是一个背影和一份签了字的离婚协议。 再回头,他对她步步紧逼,让她深陷自己的柔情攻势之中,一夜温/存,他从她身体里抽离,冷笑的捏着她的下巴戏谑的勾唇:“今天是我和她的婚礼,你要来参加吗?” * 她失魂落魄的站在他的婚礼现场,看着他把钻戒套在另一个女人的手上,她的眼泪夺眶而出,手里的验孕单如飘零的叶子缓缓坠落,她踉跄的转身夺门而出,他的目光追逐着她,没有原先想象的那种开心,有的只是心底宛然刺痛……

《首席老公,过妻不候!》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秦倾
    她盯着身下急速进出的他的分身,气若游丝的瞪眼:“你能不能收敛点……你不是说爱我吗?有这么……爱的嘛?” 他低声浅笑,修长的手指轻佻的弹了弹她胸前挺立的小红莓,腰身挺进,勾唇的动作性感无比:“爱,就是要做出来的,懂?” —————— 玩感情?我会让你哭的很有节奏——题记。 她是最年轻的美女警察官,彪悍无敌,他是劣迹斑斑背景深不见底的花花公子,绯闻无敌。 阴错阳差,两人居然要喜结连理,只是这男人可以再
  • 作者:秦倾
    隐婚半月,她跟他人前相熟,却是冠以最疏远的亲戚名义。 下一秒与她相恋六年却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的男友带着戒指出现,在公开场合向自己求婚,戒指套上她手指的那一刻,戒指被打落,他捏住她的下巴,强行将她带入怀里。 他勾唇浅笑:“小东西,想红杏出墙,嗯?” 她惊恐的推拒:“我们……我们没有实在的关系……” “哦?所以你是在怪我不跟你有实际的关系,所以你耐不住了?”他伸手,粗粝的指腹磨过她小巧的下颚,性感的薄
  • 作者:秦倾
    我多想一不小心就和你白头偕老。 结婚登记日分手,一转眼倒是成了前男友他哥哥的女人…… 她是最年轻的美女医生,白衣天使,他是背景深不见底的豪门公子,神秘非常。 阴差阳错,她回去进修,他成了她的操行评定师。 只是看着他一脸的正气,她却觉得他邪恶无比。 …… 进修评定当日,他让她独自留下,手把手用力的教她什么才是满分,她闷哼:“混蛋!你不是人!” 他勾唇邪笑:“我是男人!” …… 结婚当日,丢下新娘,左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懒洋洋的小狸
    小狸的完结小说 姊妹篇 绝口不提,我爱你 http://www.motie.com/book/47187</p> </p> 本文阅读地址 http://www.motie.com/book/53915_1297155</p&g
  • 作者:苏一暖
    简介:</p> 五年的恋爱,最终被小三插足而宣告分手</p> 我大受打击,从此一蹶不振的呆在家里沉默的装深沉</p> 实在看不过去的老太太,捯饬的给我安排了一场相亲,</p&
  • 作者:漓心蛊
    引狼入室,城破池毁,大抵说的就是我。</p> 相亲宴上我手残招惹了一只不喜女色的腹黑男,他成了我对付爸妈的挡箭牌,我变成他摆脱烂桃花的护身符。</p> </p> “为了一个娶别的女人的
  • 作者:游辰锋
    天大地大,道无穷尽。</p> 武之初,是源;武之极,是尊。</p> 少年融神龙孕育之圣物龙珠,化其为源,得不死金身,噬吞天神体…</p> 握神龙一族霸主之剑,挥剑便断天涯。</p&a
  • 作者:我是红薯
    如果一切只能从头开始,是追求自己曾经达到的辉煌,还是去追求新的巅峰?</p> 当某个人终于克服了严寒、缺氧、数次的错过与失败,承受葬身冰川的危机,终于登上珠峰,所有的心情和万般的语言都汇成一句‘真他娘的冷!’…&a
  • 作者:林叶凡
    你看到我的成功,却没有看到我付出的汗水, 你看到我身边美女成群,却没有看到我曾经也是一位纯情少男, 你看到我无所不能,却没有看到我为了生计奔波, 总之,小哥的人生你不懂,要想知道的话,就点进来看吧!! ———柳沐语录——
  • 作者:潘浪携手依依
    http://www.motie.com/book/48802/chapter《致依依》磨铁正版阅读地址</p> </p> 本作品由真人真事改编,每一个角色都有原型。谁也不傻,真假一看便知。真实的如何,虚构的又怎样,主要还是精彩,有它的价值,有它的可取之处。&am
  • 作者:微小暖
    银色面具,素色白衣,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夺人心魄。风华绝代的男子,唯独对她纠缠不已。他的霸道,他的温柔,他的腹黑,他的深情……都一点一滴刻在她的心上。为她取下面具,为她袖手天下,不料她却忘了一切。他只是拥着她,在她耳边低语:“尘儿,以我北冥幽的名字起誓,只为让你重新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