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妖娆

作者:舒歌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一觉醒来,她竟然穿越成一名声名狼藉的弃妃!这弃妃的相公和新欢眼睁睁的见着她落湖身亡,不顾她的生死,一旁恩恩爱爱?!末了,还给她添了个罪名,通奸?!丫丫的,既然如此,别怪她这人不优雅大度,既然要玩,必要玩的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妾妖娆》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舒歌
    穿越成监牢里人人可欺的囚犯?且还四面楚歌?不是想让她死,就是想毁她清白?曾经的鼎盛家族,一转眼就被毁了?而且背后黑手至今都在逍遥快活?而她却在肮脏的监牢里吃着发黄发臭的馒头? 苏陌淡定表示,无碍。 前世见惯太多风雨,心机手段哪样不是信手捏来?这点儿小事儿,不过是用来打发一下闲散的时间而已。 头顶是暗无天日不断滴落脏水的房顶,几步远是牢房内禁锢森严的铁栏,寸步难行,对她而言,前方看似一条死路,却并非
  • 作者:舒歌
    她是S国最优秀的女特工,遇事冷静,出手狠辣,在一场任务中,被好友出卖而身亡。再睁眼之时,她是上官府中胆小懦弱,受人欺凌的六小姐。乱世沉浮,风云际会,且看现代女特工,如何扭转卑微的命运,直到光芒四射,绝倾天下!
  • 作者:舒歌
    被迫成为他卑贱的侍妾,而他为了救心爱的女人,他将她抛弃于三个男人中…半个月后,她有了身孕,他却赐了一碗冒着热气的藏红花药。“喝了它,打掉你腹中的孽种。”“这是你的孩子。”“喝了它!”在一张清秀的脸孔下,隐藏的却是惊人的绝世容貌!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灰羽
    重生之都市小花匠是灰羽写的浪漫言情类小说....意外重生+异能上身? 这是何等幸福幸运之事啊! 可惜,为啥上辈子的霉运依旧伴在身边不肯离去? 前世错失的遗产继承权,今生终于落入了手中 可为啥,房子里面多了一个流浪汉? 白吃白住还不算完,这个男人居然又成了我的丈夫?!
  • 作者:孤城King
    天欲灭而不死,欲逆天而为之 一部传承,一块源炎,一场豪赌,造就一世传奇 天赋九命,死而后生 武道众生皆寂寞,望断古今谁为峰 一指红莲焚九霄,雷动天下震苍穹 一力旷古今,一怒为红颜
  • 作者:王族小妖
    小妖新书出炉了,欢迎大家:猛戳。《帝国时代①,高冷总裁的豪夺》【本文简介↓↓↓】【第②枚钻石——☆豪门☆系列一:皇甫御VS苏静雅】他是神秘的大人物,所有人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而她只是佣人。“你最好一次怀上,因为我不想再见你第二次!”他冷冷地开口,“你……实在太让我倒胃口了!”此后,他人间蒸发,将她独自留在冰冷宽阔的别墅自生自灭。本以为他不会再出现,谁知三个月后,她怀孕消息刚一传出……却传来他发布的
  • 作者:唐漠叶
    有些人注定是要相爱相杀的。 他爱她,可是她却将心付与他人。这天下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在玩过他之后,还能那么若无其事的离开,他雷赫不是那么好玩的。 :“说,谁更能满足你?”他捏着她的脸,占有她的同时逼迫着她看着他。 痛不欲生,没有爱的情事总是会让女人感觉到痛不欲生。从相遇的那天起他们的命运早已经就纠缠在了一起。他是最精明的商人,深谙难懂。曾经她以为她得到了他的心。可是幸福却在一瞬间崩塌。 每一个夜里,他
  • 作者:微笑树洞
    他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她是在他公司里打工养儿子的卑微小助理… 周沫不记得陆行安,但陆行安却记住了她生得极白、丰腴年轻的身体。 五年前未经人事的周沫躺在床上半醉半醒地承受着他的冲撞,一晚温存,她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落荒而逃。 ********* 五年后的某天清晨周沫睁眼醒来,意外发现床上床下尽是男人的衣物,西装外套,衬衫,裤子,皮带,以及男士…内…裤… 不等质问,她已跌入身后某男人温热结实的胸膛里,奋
  • 作者:唐轻
    初见是在富丽堂皇的包厢,一屋子的衣冠禽兽,她是他的人肉贡品。 进贡的人说了: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今天这个女人你随便玩,出了人命算我的。 他坐在一堆人里,默不作声,却是最起眼的一个,孤傲又冷峻。 两根手指夹着烟,吞云吐雾,散漫不羁地眯着眼睛打量她,叫她心头一凛。 ☆★ 萧邦,家世显赫的指挥官,久别江湖江湖却有他的传说。 临危受命接管家族企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连眉头都不皱一皱,却在和一个女人的猫鼠
  • 作者:媚玑
    狂狷的男人粗砺的手沿贴着她小腹的线条游弋而下,“第一次?难怪这么涩。” ★ 顾烨廷,A市神话般的存在,雷厉风行的善于布控一切,传闻他孤傲冷峻,不近女色,却独独对一个小他十岁的萌妹子产生了浓厚兴趣。 他将她宠上心尖,每每救她于水火,为她遮风挡雨。 精明如他,步步为营只为让她每天在他床上跌倒,从他身上爬起! 据传,顾太太还有个奇葩的嗜好…… ★ 剧景一: “如果有美女勾引你的话怎么办?”对传闻所说的‘
  • 作者:九月如歌
    她成了他避不见光的地下情人。 然而,纵使他翻手云雨,运筹帷幄,却依然栽在她的小诡计里被迫娶她为妻。 ... 情人节,小三登门挑衅,她继续描眉涂唇,漫不经心拿起手机拨出电话,柔声道,“喂,老公啊,你情人在家里等你呢,要不要找人帮你们订个情侣包间?今天的位置好难订哦……” “我们来玩个游戏,谁先爱上对方谁就输,怎样?” “好!” 然而一些游戏人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有些人愿赌却不肯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