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少的金牌老婆

作者:浮生若梦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他们之间不过一场交易,只有利益,没有承诺。她本想熬到合约期满就潇洒离去,他却想要与她结为夫妻,以便除去心腹大患! 盛世婚礼变成丑闻,他宠她爱她,让她忘记伤痛陷入爱河。但当美梦惊醒,她发现所有的一切,竟是一场接一场的阴谋算计。 她恨他,于是她逃,他追,她便再逃…… 他轻抚着她的脸,深情款款吻下:“妞儿,这辈子,你休想离开我!”

《纪少的金牌老婆》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浮生若梦
    他们之间不过一场交易,只有利益,没有承诺。她本想熬到合约期满就潇洒离去,他却想要与她结为夫妻,以便除去心腹大患! 盛世婚礼变成丑闻,他宠她爱她,让她忘记伤痛陷入爱河。但当美梦惊醒,她发现所有的一切,竟是一场接一场的阴谋算计。 她恨他,于是她逃,他追,她便再逃…… 他轻抚着她的脸,深情款款吻下:“妞儿,这辈子,你休想离开我!”
  • 作者:浮生若梦
    俗话说:朝中无人莫做官,囊中无钱难进城。 马骏最有权的亲戚是做村副主任的二姨叔,最值钱的家当是从垃圾场捡回的收音机。可是马骏不仅进了城,而且还做了官。 世人云:宦海浪急舟难行,官山路险不易攀。 任你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管他风高浪急,我自劈波斩浪!从此女人围着转,官帽跟着换,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
  • 作者:浮生若梦
    这是一种怎么形容的感觉,撕裂,疼痛,甚至远远超过最严酷的训练,云横清醒过来的时候只有这样的一个感觉,她甚至以为自己要痛死过去了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风流少保
    她是戚国秦相之嫡女,对太子一见倾心,在父亲秦相的帮助下,如愿与太子共结连理。然而,新婚初夜,迎来的不是他的温柔,却是他判若两人的暴戾,以及字字伤人的嘲刺与侮辱。 他的虚伪,他的欺骗,他的绝情,一再将她打入万丈深渊,令她彻底斩断对这个男人的最后一丝留恋! 假死逃离宫闱,多年后,狂后归来,只为复仇! 那一刻,他用尽手段,想用一切把她留在身畔。 而她,只是冷冷一笑,一句:“你不配!”
  • 作者:下本成神
    关于剑魔神话: 十岁时,龙铭经脉寸断。 十年后,龙铭名动天下! 翻手排命格,覆手立乾坤。 一人一剑,谱写一段只属于‘剑魔龙铭’的神话传说…… ================================================= 大家的每一个点击、推荐、收藏、评论、订阅、打赏,都可以让【下本成神】心中温暖、为【下本成神】增加力量。作者拼命码字中,求大家给些支持,九十度鞠躬拜谢……
  • 作者:笺十七
    摇摇金枝亭亭玉立 那容颜有多美 就有多危险 ------ 这是一个既像重生又似穿越的女,在宅门里那些不得不说的事情。从不入戏到演技精湛的过程是见血见泪,中途美男陪伴不停,夹杂多处撕X情节……的一部更新越来越给力的文。 请尽情收藏请尽情投票
  • 作者:茶头
    如果你回到了明末1628年,你会怎么做?关外的女真野蛮人已经崛起,二十年后他们就要挥师入关,关内的亿万汉民就要死在异族的屠刀之下。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留发不留头、文字狱、还有近二百年的闭关锁国,签订了无数丧权辱国的条约,宁与友邦,不与家奴,割让了174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约等于3个法国的国土面积。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
  • 作者:浅水轻语
    苏夏被一个闪电劈回了小时候,竟然还有随身空间相伴! 看苏夏如何玩转随身农场,带着朋友家人一同打造幸福生活!
  • 作者:唯一
    尽心辅佐,一心为他,最后却落了个万箭穿心、死无全尸的下场!恨么?怎能不恨?怨么?如何不怨?死后怨魂十年飘零,最终才知道自己为何落得这般境况!怨气太盛,地府难留,竟又重回十岁那年。 且看她如何素手微扬,先惩姨娘、后治庶妹、再调教狼心庶弟!前世的渣男再度寻来,想要再娶自己为妻?做梦!你不是相中了我的庶妹吗?这一世,不把你们这对渣男贱女送做一堆,好好凌辱,我就不叫沐心暖! 明眸一睁,沐心暖仰天长叹,这一
  • 作者:暖意团团
    殒星,一个冷酷孤女、超能药师;萧肃,一个腹黑总裁、翩翩高帅。她为他苦熬十五年,几度生死,他却心中早有所图。订婚当夜,他用她为他研制的毒药,将她挫骨扬灰!她死前怨念积聚,立下复仇血誓! 她重生而来莫名卷入豪门争斗,大仇还未报,却先沦陷艳照门。她想低调平淡,却被第一世家的他再度霸道改写命运! 难道,超能酷女和腹黑总裁注定要情仇虐恋,两世纠缠……?
  • 作者:水笙笙
    她偷东西偷到了男人的床上,犯下技术性失误被一夜强欢。从平凡的女大学生变成了传说中的豪门少奶奶。他娶了一个女贼回家,从此金库上缴桃花赶跑,冷酷总裁开始了他的漫漫宠妻之路。 当她知道自己只是豪宅里的消遣工具后,果断选择逃之夭夭。霸道的怀抱将她再次囚禁。她拼命反抗:“我这么普通,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 他的嘴角却噙着一抹势在必得的邪肆:“虽然你是这世上最多余的人,但对我而言却是最重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