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一日不得安生(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kcs3.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008章一日不得安生

第二日起,芝雅便带着新打造的簪子,去给老夫人请安。画眉看着自家小姐又戴上了那簪子,心下高兴,做起事来更是认真了几分。这一切看在芝雅眼里,心头的冷笑一直没停下。原来画眉就是这么个上不了台面的卑贱之人。

下午,赵继康下学回来之后,便直奔雅园而来。一进院子便飞奔着跑进了芝雅的屋子,此时芝雅正在看一本医书。

“姐姐,姐姐,康儿来了。”芝雅抬起头看着急急忙忙的赵继康,笑着放下了手中的书。

“看着这跑的,满身的臭汗。我这可不喜欢满身臭汗的臭小子。”芝雅笑着打趣赵继康。

赵继康看着芝雅,便上前一步抱着芝雅的手臂撒娇道“莫不是大姐不喜欢我了,康儿可是日日惦念着姐姐呢。姐姐这是要惹我伤心么?”赵继康撇着小嘴,眼中竟然似有泪水。

芝雅心中一软,摸着赵继康的头,轻声安慰道“怎么会,姐姐心疼康儿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让康儿伤心?”看着小小的人儿,芝雅突然觉得此生自己必须好好的活下去,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为了关怀着自己的家人。对,家人,他们和自己是一体的互为依靠的。

芝雅和赵继康坐下之后,赵继康偷偷抬眼看着芝雅。芝雅轻笑着,也看着赵继康。芝雅知道,今日赵继康来,怕是有求于自己。

赵继康嗫嚅着开口道“姐姐最是疼爱康儿了,母亲也疼爱康儿。”果然是为了大夫人而来。

“恩,母亲自然是疼爱你的。”芝雅并没有多说什么,有些恼意在心底一圈圈的荡漾开来。大夫人疼爱的恐怕也只是赵继康吧。

“姐姐,母亲这些日消瘦了不少。母亲被祖母禁足,前几日我去祖母那,祖母却说母亲是自作孽。姐姐真的是这样的么?”赵继康声音也小了下去,似乎很是不解。也难怪赵继康不解,那日大夫人的事,知道的人本就不多。而下人们又被张嬷嬷封了口,赵继康还小老夫人自然是不会同赵继康说出实情的。

“那么,康儿是什么意思呢?”芝雅装作不解赵继康此行的目的一般,只是静静的等着赵继康开口。

“姐姐,你在祖母那是最得脸的,康儿想让姐姐和祖母说说,解了母亲的禁足吧。母亲最近很是憔悴,连用膳都没什么胃口。”说罢赵继康竟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跪在了地上,目光中满是请求。

“你这是做什么,画眉还不扶起大少爷。”对于赵继康的举动芝雅是万万没想到的。前世自己与大夫人一直相安无事,至少表面上是的。今生大夫人禁足,赵继康跑来雅园为大夫人求情。这多少让芝雅头疼,对于弟弟,芝雅是真心疼爱的,可若是让芝雅为大夫人求情芝雅还是不情愿的。虽说上辈子自己的死因和大夫人应该是没太大的关系,但是大夫人也算是间接的凶手。芝雅想到这,随即轻声呵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身为赵家的嫡子,这副样子像什么话。”

画眉闻言便上前去搀扶赵继康。“大少爷,小姐最是疼爱你,有什么事情还是起来再说吧。小姐定会为少爷做主的。”画眉见赵继康不愿起来,在赵继康耳边轻声的说到。

芝雅听着画眉的话,轻蔑的看了一眼画眉。画眉还是那么不安分,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不让芝雅好过。画眉这么一说,若是芝雅不为大夫人求情,倒是芝雅的不是了。画眉这丫头还真真是可恨,芝雅紧紧攥了攥在袖中的手,随即又放开。赵继康在听了画眉的话后,乖巧的随着画眉起了身。

此时的赵继康完全愣住了。赵继康没有想到,平时性子最好的大姐竟然也有如此疾言厉色的样子。“姐姐莫生气,是康儿的不是。”赵继康急急的说道,眼中的泪水竟然流了出来,一副可怜的模样。

芝雅看着赵继康可怜的模样,心底的火气已然是消了一大半。芝雅叹了口气又说道“算了,母亲的事情我会痛祖母说的。只是康儿你要明白,祖母处罚母亲必然是母亲犯了错。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芝雅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一句话竟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

“真的么?康儿谢谢姐姐。”赵继康听见芝雅要为大夫人求情,马上就破泣为笑。

“好了,男子汉莫要哭了。”芝雅的声音恢复了平时的温柔。“康儿是赵家大少爷,以后是要继承赵府的,总是哭哭啼啼的岂不是让人笑话?康儿今日先回去吧,明早我会同祖母说的。康儿那不仅仅是你的母亲,也是我的母亲,明白了么?”

赵继康乖巧的点头,芝雅便叫画眉将赵继康回了自己的院子。赵继康走后,杜鹃为芝雅倒了杯茶轻声对芝雅说道“小姐,难道您真的要为大夫人去说情么?”

杜鹃是芝雅的心腹,大夫人的事情杜鹃自然是知道的。芝雅看了看杜鹃“再怎么说,康儿也来求我了。”哪怕是大夫人利用赵继康,芝雅也会为大夫人说情的。若是一切都是大夫人做的,也必须先让大夫人解了禁足才能抓住大夫人的小辫子。不然束手束脚的,怕是不好抓住大夫人的把柄。本来芝雅想着过几日再同老夫人说大夫人的事情的,没想到赵继康今日就来了。

隔天早上,芝雅早早就带着杜鹃向老夫人的清荷园去了。走在回廊里,芝雅看着园中开放了大半的花朵,随手折了几只迎春。迎春迎春,花儿淡雅,名字寓意也好。

到了清荷园,芝雅便叫张嬷嬷把找了个青瓷插瓶将花插了进去。老夫人见了芝雅带来的花,笑眯眯的一边赏花一边笑着“雅儿还真是有心了,这花看着就然人觉得舒坦。”

芝雅听见老夫人这么说,走到老夫人面前,一个大礼伏了下去道“祖母,孙女有事想求祖母个恩典。”老夫人见芝雅这么郑重,脸色也有些阴晴不定。老夫人给张嬷嬷使了个眼色,张嬷嬷会意上前扶起芝雅道“小姐快些起来吧,现在还凉。莫要冻着了,回头再病了,那遭罪的岂不是自己?”

“雅丫头,还不快起来。难道要祖母去扶你你才肯起来?有什么事情你说便是了,何必如此?”芝雅见老夫人声音中已经是有些生气,便起身上前低着头说道“祖母莫要动气,是雅儿的不是。大早上的让祖母不痛快了。”

老夫人这才面色和缓了一些“前个儿我才和你父亲说你是个懂事的,今早你就弄这么一出。”虽然老夫人的语气还是有些强硬,但芝雅听的出来,已经没有刚刚那般生气了。

“是雅儿的错,只是雅儿寻思着,母亲已经禁足有一段时间了。”芝雅立在老夫人身侧,一面观察着老夫人的表情一面又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雅儿寻思着,母亲总是这么禁足着也不是个事。要不祖母就解了母亲的禁足吧。”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