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属烙印:捕获小萌物

作者:苏沐离状态: 连载日期: 6个月前

“你的味道真甜……今晚就让我吃掉你?”一次错吻,把她和他牵扯到了一起。他误会她迷恋他,就大方地给了一次机会让两人交往,却不知,她心里爱的却是他的好友。那天,他看到她为了救心爱的人而奋不顾身,知道真相的他眼眸冰冷了下来。从那天起,他开始折磨她,把她玩弄在手掌中,“郁小璇,我可不是你随便招惹的人,后悔?没...

《专属烙印:捕获小萌物》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苏沐离
    “你的味道真甜……今晚就让我吃掉你?”一次错吻,把她和他牵扯到了一起。他误会她迷恋他,就大方地给了一次机会让两人交往,却不知,她心里爱的却是他的好友。那天,他看到她为了救心爱的人而奋不顾身,知道真相的他眼眸冰冷了下来。从那天起,他开始折磨她,把她玩弄在手掌中,“郁小璇,我可不是你随便招惹的人,后悔?没...
  • 作者:苏沐离
    【已完结】为了追随男友,她考入了英国贵族高中,却不想遇到了可怕的恶魔,不但欺负她,还逼她做他的女朋友,“小猫咪,你最好乖一点。”恶魔勾着唇角威胁道,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对她感兴趣。一个月的期限,她等他厌倦她,却发现……他望着她的眼神,完全变了模样!“放你走?做梦!你这辈子,都要乖乖当我的老婆。”(——...
  • 作者:苏沐离
    “我出一个亿!”拍卖会上,他用一亿美金买下她,可是当天晚上,她却设计他,跟同谋逃走了!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转校的第一天就又遇到了他,还被这个恶魔拖下泳池,弄得一身湿,被他戏弄,“丫头,惹上我你就别想逃……”她以为他没有认出她,就不会有危险,却在不知不觉中惹上了这只邪魅的恶魔!只是,她纳闷了,一只恶魔就算了,为什么又连续缠上来两只呢!烦死了!只是谁也没想到,当他们看到她身上的罂粟花印记的时候宣布:“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水云爱
    “呜……就一口还不行吗?”可怜的小馋猫,被人喵口夺食,撒娇耍赖的就为了一口奶油蛋糕。坏坏的王子殿下摇头,“NO,笨宝贝,你今天已经吃了好多东西了,奶油蛋糕,巧克力卷儿,双皮奶、草莓派……小心你的小肚子!”娃娃失落的低下头,“好吧,我不吃了……”夏诺满意的点点头,刚准备转身离开,娃娃趁机一个饿喵扑食,想要夺回蛋...
  • 作者:久雅阁
    破草房,烂门窗,米缸空,银钱无,那一亩三分地上更是不长一根毛,爹无能,娘娇柔,外公外婆偏心眼,哥哥姐姐都有病,这日子还过不过了。过,当然得过,怎么说她也是蝉联了三界厨神的苏小小。【发家致富篇】“小小,娘可是把嫁妆都卖了给你开这小面馆,真能行吗?”“娘,你这叫有限投资无限回报,我做的面条你吃过的,你就...
  • 作者:夏染雪
    一场婚礼上,她受到了她生命中,最大也是最狠的背叛,明明那些事都是她做的,明明他喜欢的是他,可是为什么,到头来,新娘却成了别人,还是她最好最知心的朋友。难道就是因为在他们的面前,她只是一个小丑,一个丑陋不堪的小丑。没人喜欢,没有爱,更没有人看的起。他们说,她狼心狗肺,她没有良心,她不要养父母,她跟了有钱的生父,所以今天的一切,都是她应得的,是她的命……他们说,她就不应该活着,死了才干净。他们说,她本
  • 作者:夏琳心
    “宝贝,让我来教教你什么才叫占便宜。”他坏笑着将她圈入怀中,不顾她震惊睁大的眼睛吻上她的唇,昭告他对她的所有权。他是腹黑恶少,却偏偏缠上嚣张的她,小丫头真是不安分极了,身边桃花泛滥不说,还总无视他的存在。第一次见面,她与他结下梁子,第二次见面,他装醉强吻她。他精心为她布下甜蜜的陷阱,诱她一步步走入…...
  • 作者:lilys
    采阳补阴?这位道友,不如我们来双修一番~~说清楚!是我采你!嗯,这是一个渣女和贱男(们)的故事。(并不)
  • 作者:在谁一方
    新书正式发布,作者信息里面有链接; 书名:术行都市 简介:这是一本纯正的都市文,没有古武,没有异能; 这是一本真正的都市文,没有龙组,没有国安; 这是一本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只是在这个故事里却充满了许多光怪陆离的事情; 阔别一月,方块正式回归,努力为大家呈现一部精彩而纯粹的都市文,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新书期间,每天两更,视情况加更!
  • 作者:紫魂
    “如果爱我,就请为我去死吧!我会感激你的。” 十年的婚姻和付出,叶妩等来的就是这句话。 君明翊,世人称颂的绝世好丈夫,亲手把妻子叶妩逼上绝路,一边亲吻着情人面颊,一边用刀捅上妻子的心脏,还那般缱绻深情的问她:“叶妩,你为什么还不肯去死?为什么不肯成全我和她的爱情?” 那个温柔入骨的男人,结婚十年,却以真爱的名义,挥霍着她的家产,算计着她的家族,如此不够,还将整个叶家当成青云直上的踏脚石,以叶氏灭门
  • 作者:何云娟
    【完结】当现代特工穿越成柔弱的千金大小姐,她不得不扮猪吃老虎。身边美男无数,个个深情款款,她戏傻王,闯皇宫,逛烟花柳巷,不幸落入一只妖孽怀中,她女扮男装,他男扮女装,究竟是她戏他,还是他戏她?什么?妖孽要做小?还要逼她休夫?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她怒了,红唇一翘:“本小姐在此,你爱咋的就咋的!”“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