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诡孽行

作者:小爱的尾巴状态: 连载日期: 5个月前

百千万物的世界中,你能解释眼前的现象是真是假 诡异莫测的表象内,你能知道心中的猜忌是对是错。 孽债横生的事物下,你能看清现实的因果是缘是由。 行过魂散的轮回后,谁能明白一切的报应是得是过。 又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嘘,不要说话,百诡又开始了……

❀ 相关推荐: 百诡孽行 小说

《百诡孽行》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小爱的尾巴
    作为二十一世纪孤身女白领,怎么也想不到有遭一日竟会穿越到古代当什么大小姐。天命既定,万贯家财险散尽,好!我撑。命已归心,千斤重担齐肩顶,好!我扛。但是谁能解释一下这一二三四五只混蛋老弟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不晓得哪冒出来的猎奇姻缘。苍生啊!为什么这日子越过越不是个头啊!【新书这条侠道有点邪求收藏】
  • 作者:小爱的尾巴
    她,是个活在二次元的腐女子。她,是个生在三次元的好闺蜜。 她,人生只需要吃喝动漫便足以,而她,除了吃喝嫖赌骑射喷之外最重要的便是自家闺蜜的终身大事。 大学那点事,一群人的胡搅盲缠一堆人的乐事趣事。 哼哼,是谁说这二次元的腐女子就找不到三次元的真情感呢? 看她这军师大人如果当这个俏皮红娘。
  • 作者:小爱的尾巴
    俗话说,十个穿越九个强,八个拽,七个帅。还有一个金手指,胡乱的,随便开。可为啥到了她这儿,却好像不大按剧本办。莫名其妙穿越也就算了,还穿成个男的,穿成一个男的就算了,居然还是个号称神捕的捕快。这没挂没金手指的穿越实在太坑了,等等,什么?你说还是给我安插了外挂的?外挂,什么外挂,你那所谓的外挂不会是那穿到魔教教主身上我家所谓的闺蜜吧!呵呵,老天,我觉得咱或许可以抽空聊聊了。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红心A
    追逐力量的巅峰,探寻自己的神道,终其一生。血与火的荣光,成就自我的超越。不变的始终是那坚定的信念,意志,与灵魂深处的心灵....
  • 作者:银色月光
    顾青妍重生了!为了不重复走上辈子的老路,顾青妍决定自强不息。正所谓,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本文是布衣生活种田文,有“孜模唤鹗种复罂??费?鞘潜苊獠涣说危〔幌舱咔氲闵戏胶焐?娌胬肟?谢酥可帮忙做的封面,萌呆了^_^大爱O(∩_∩)_^文文明天入V,届时三更;谢谢各位童鞋长期的支持,文文从第四十五章开始倒V;看过的妹纸不要再买,免得多花冤枉钱;O(∩_∩)栏地址 专栏图:偶很乖的o^)/~ 新文正在存
  • 作者:开心米乐
    Z国,南皇北帝。传言南城的皇甫少爷极度宠妻,只要她想要的,上天入地,他都可以为她寻来,只为博得美人一笑。可有一天,那女人又跑了! 在北城,她带着爆萌龙凤胎挑了死对头——北城最叱诧风云的高冷贵的豪华婚礼。 某夜,某人被围堵在墙角壁咚:“怂恿孩子抢婚的人是你,现在新娘没了,说吧,怎么赔偿?”“我已经结婚了!”她亮出手中的红本本,爱莫能助的样子。帝少倾城一笑,修长的手指轻弹过女人完美的锁骨,耳边呵气:“
  • 作者:紫青悠
    家族被灭,渣男背弃,大家闺秀封静嫣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在肮脏的地下室被“柔弱乖巧”的表妹折磨致死,封静嫣发誓,若有来生她定要这些人血债血偿。再睁眼,她成了本国最大家族的家主夫人,不过原主因为出生异族且见识浅薄一直被丈夫不喜,封静嫣清楚,如果想报仇就必须要抱紧老公的金大腿!可是,家主老公如此高深莫测,要抱上他的大腿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在封静嫣逐渐对自己失去信心时,一向高贵冷艳的家主老公却突然一本正
  • 作者:梦小魔
    老骨头死了,紧接着各式各样的奇怪的人找到了我,他们诱惑着我去盗墓,我的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蒋家祖坟、蛇盘山地宫、圪坨丘,里面全部都是恐怖的生物,他们到底在寻找什么? 肥牛,我的好朋友。原本只是一个神经大条的粗人,为什么智力迅猛的增长,他到底是谁? 一切的一切尽在《开棺》。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去买彩票吧! PS:书中的人名、地名大部分都经过修改,切勿对号入座。 小魔厚着脸皮
  • 作者:槿静
    白棠在修真界呆了百年,最得意也是唯一的弟子原来是个大魔头 一朝回到现代,重生回到初中的白棠表示压力太大 其一:不能飞不幸福 其二:要来大姨妈不幸福 其三:从师叔祖变成小妹妹不幸福 其四:有顿悟修炼不了不幸福 其五:…… 总之,这就是一个穿越了修真界又重生回来的妹纸,努力过好普通人生活的同时又想重新修炼的故事 入文将于10月20日(周二)入V,入谢妹纸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么么哒&amp
  • 作者:煸条鱼吃
    乱世之中,魔影幢幢。红颜风华绝代,神兵怒斩苍穹,雷霆怒啸于强者的巅峰,刀光在璀璨于义气的绝顶,且看一代天骄,如何逆天改命?
  • 作者:裹衣花生
    他,腹黑霸道的高冷总裁。她,看似精明常常犯迷糊的落魄千金。不是说他高冷吗?可为何总是纠缠她?“上官爵,奉劝你还是不要太投入的好,免得……”竹幼晴没在说下去。“免得什么?”上官爵来了兴致。竹幼晴挑了挑眉峰,眸光闪烁,大声道,“免得无法自拔!”“无法自拔?”上官爵悠悠的重复的了一遍她刚刚说的话。嘴角邪魅的笑容加深了些,垂首贴近了竹幼晴的耳边,“那……你帮我‘拔’不就好了吗?”男人特意加重了‘拔’字的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