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被迫从良

作者:猴吃猴毛状态: 连载日期: 5个月前

东风会坐堂老大顾赵东风光半辈子,人到中年被自己的养子顾棠夺走一切 被当做实验品重生,身上却自带了个“真善美升级系统” 不仅要求完成各种操蛋任务,还拥有了很多奇怪的技能和武器 为了升级开金手指从此走上人生巅峰,顾老大不得不放缓了狠虐养子的想法 一时心软促大错,突然有一点系统提示: 【尊敬的用户:您的儿子希望您给他生个娃,近期内请做好要怀的准备~】 顾老大:纳...? 是一个老不正经的父亲和他那心理变态的养子之间的狗血二三事 阅读提示 父子,年下,中期有生包子情节 棠(攻)) 他时间为捉虫子 新文开张,各位大爷快来呀~【哪里不对 有空可以戳戳它哟:

《重生之被迫从良》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猴吃猴毛
    东风会坐堂老大顾赵东风光半辈子,人到中年被自己的养子顾棠夺走一切 被当做实验品重生,身上却自带了个“真善美升级系统” 不仅要求完成各种操蛋任务,还拥有了很多奇怪的技能和武器 为了升级开金手指从此走上人生巅峰,顾老大不得不放缓了狠虐养子的想法 一时心软促大错,突然有一点系统提示: 【尊敬的用户:您的儿子希望您给他生个娃,近期内请做好要怀的准备~】 顾老大:纳...? 是一个老不正经的父亲和他那心理变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夜吉祥
    现代调酒师简双丧生火海又活了,成了凄苦农家女简又又一枚。 一间破屋,家徒四壁,一穷二白,这不怕。 种田养殖一把抓,酿酒厨艺顶呱呱,自力更生赚银两 培养哥哥成状元,威名赫赫震四方。 曾经的嫂嫂一哭二闹三上吊,撒泼后悔要复和,陷害栽赃毁名声,让你仕途尽毁;霸气新嫂嫂一叉腰——打。 酒庄酒楼遍天下,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七大姑八大姨齐上阵,奇葩亲戚数不清,老虎不发威,当她是软柿子? 大燕丞相,陷害
  • 作者:燕归愁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一名优质小受吴子语,体健貌端,偏偏就是找不到老攻!看着舍友带着他家那口子天天花式秀恩爱,吴子语表面鄙视,内心却默默祈祷:老天,赏我个男票闪瞎那对贱人的钛合金狗眼吧!终于,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他的心愿得到了实现——闪电把他劈到了一个没有女人的搅基世界! 呵呵,吴子语的心花不要怒放得太灿烂哟!虽然身体是别人的壳子,但是长得比原先好啊;虽然是单亲爸爸,但是儿子懂事贴心萌萌哒;虽然家破屋
  • 作者:羽小树
    日更,星际,1三年前,斯卡战役惨败,“蓝星第一美”的五级向导浦安失去了记忆,也丢掉了自己的伴生兽,从百年奇才变成联邦笑柄。三年后,一个来自斯卡贫民窟,打败众多对手拿到“机甲之王”的哨兵边名钧,在一片前途大好的赞扬声中,让众人大跌眼镜,跑去做了浦安的生活助理。众人:边名钧你等等,不要被浦安的美色所迷惑啊,他脾气差性子古怪,你快回来做我们的大众偶像啊!边名钧:安哥安哥,“三年之约”到了,我们结婚吧~浦
  • 作者:小布爱吃蛋挞
    傻白甜文。研一的师姐带大四的师弟做毕设。因为太蠢每每令大神师弟无语。然后……啊咧?怎么就变成情侣了?——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你要是喜欢我我就喜欢你。——那我不喜欢你呢?——那……我就过一会儿再喜欢你。接编辑通知:作者碎碎念 1、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逻辑是谁我不认识他!2、一周五更打底,加更什么的看心情和你们的评论热情。4、每章五十个红包,你们乖一点,好好评论。5、文章涉及一切算命言论都是封建迷信
  • 作者:云落沧海
    关于[综]一战天下休: #我原来是个治疗,单刷副本的时候打算转成剑客。##一失足成千古恨,转职失败的我继续做治疗。##我遇到了一个犀利的要让他加入队伍。##结果那个战斗狂根本不需要治疗!##你这么嫌弃治疗,是想要被放生吗?##其实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的。##只能当治疗的我被迫成为了神棍。##既然你不当我队友,那就让#下次见面,请叫我圣女殿下#【这是一个治疗在各个世界耀((((故事,其实主角一直
  • 作者:星幻奇迹
    这是一个从头到尾都无敌的故事! ———————————————————————————— 呃·······本宅不太会写简介,请各位多多包涵!
  • 作者:一花浓
    邓韵竹是圈内四流小明星,在片场被大明星同学林丹凤陷害摔落山崖,身亡。邓韵竹死后,却重生在几年前,被害死的邓韵竹想起上辈子多年被林丹凤打压最后还被害死,决定要复仇。适逢,邓韵竹的母亲改嫁进谢家,她便跟随谢母到了谢家,邓韵竹想借谢家的势报复林丹凤。却没想到惹起了谢家长子谢御申的注意。一次意外邓韵竹错委身于谢御申,为了报仇,邓韵竹以此为要挟与谢御申做起了协议,两人在你来我往之间感情不断升温,此时谢御申青
  • 作者:萝卜兔子
    亲眼目睹好友在婚姻这个大火坑里滚得一身是伤后,辰涅就决心离男人远点;可偏偏这个时候,她遇到了厉承。她觉得这个男人像火。她心中警示告诫,只盼自己最后不会成为扑火的蛾。可一次次撩动,也不知道是谁招惹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