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维同学的黑科技

作者:善意的微笑状态: 连载日期: 5个月前

得到金手指后一般人会这么做?金钱、美女、权利、地位,很多人都会这么选择吧。但李维作为一个懒得要死的死宅,这些现充的东西实在是太麻烦了,完全搞不懂啊。 “额,我只是喜欢乱点科技树而已。你问我最近的目标?嘛,我想造刚大木。” 分享书籍《李维同学的黑科技》作者善意的微笑 得到金手指后一般人会这么做?金钱、美女、权利、地位,很多人都会这么选择吧。但李维作为一个懒得要死的死宅,这些现充的东西实....

《李维同学的黑科技》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善意的微笑
    人类走出地球就被深渊舰队糊了一脸,要是没舰娘支援人类就要直接GG了,这是一本某个非提死宅见证人类奋斗的壮烈史诗,嘛...虽然某个非提死宅老是在偷懒就是了(简介有毒,我就是不会写简介啊) 这是一本有“味道”的小说,至于是少女体香还是抠脚大汉脚气,就看作者会不会作死了
  • 作者:善意的微笑
    得到金手指后一般人会这么做?金钱、美女、权利、地位,很多人都会这么选择吧。但李维作为一个懒得要死的死宅,这些现充的东西实在是太麻烦了,完全搞不懂啊。 “额,我只是喜欢乱点科技树而已。你问我最近的目标?嘛,我想造刚大木。” 分享书籍《李维同学的黑科技》作者善意的微笑 得到金手指后一般人会这么做?金钱、美女、权利、地位,很多人都会这么选择吧。但李维作为一个懒得要死的死宅,这些现充的东西实....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作者菌
    获得了‘系统’了? 江照:快!给我兑换超人血清、钢铁侠战衣、赛亚人三变形态~~~ 什么?正派人物技能、血统不能兑换?!只能兑换反派能力?!而且还得亲手干掉反派?! 于是,江照踏上了一路打倒各种恶魔、魔王、变态的不归路……
  •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关于黄河,你知道的永远不够! 关于黄河上的禁忌传说,你最好永远都不要去打听! 黄河阴兵、鱼骨神庙、铁头龙王、死亡蛊虫、送鬼亲…… 最邪乎的黄河物件,最古老神秘的职业:黄河捞尸人! 他们世代镇守黄河古道,究竟所为什么? 暗潮汹涌的黄河古道下面,又藏着怎样的惊天秘密? 招魂师、虫师、占卜师、巫蛊师、人草师,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很多!
  • 作者:风的铃铛
    本周四入V,嗯。麻仓瑞希觉得,自己大概是玛丽苏一类的人物,因为从小到大她过得顺风顺水,不知为何,大家似乎都自带对她的100点的好感度,都愿意和她做朋友。直到十四岁那年,她少女心萌动,和自己的好友告白,见到对方大惊失色的脸。——“瑞希!我很喜欢你!但是是朋友的那种喜欢啊!”——“瑞希!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可是……我也只是把你当朋友……”——“瑞希酱……抱歉……但是我们不是朋友么?以后也一直是朋友啊!”
  • 作者:无百
    当末日来临, 智慧必将沦丧, 正义陨落人间。 英勇化为烈怒, 绝望掩蔽希望。 当命运支离破碎, 死亡的羽翼将笼罩人世。 试炼如狱,看吴凉如何脱胎化龙。 (游戏背景为经典的暗黑破坏神世界,设定较以往的网游有改动,不喜勿喷。)
  • 作者:独步惊华
    (包月免费看此文)论潜力,她苏色色草根一个,废柴一根,小小仵作一枚。论痞气,她苏色色无师自通,天赋异禀,流氓始祖是也。论实力,任你有世间至宝,天下万兵,不敌她男人手指跟.她男人是谁?众人:龙族神尊!天下之主!问她,暖床小厮!某男:………斗人,斗鬼,斗奇葩,她苏色色见招拆招!九尾狐狸,算个毛?她苏色色身藏血蟒,手执银刀,狐狸尾巴哪里藏?九命猫妖,哪颗蒜?她苏色色银刀在手,神佛胆怯,区区小妖敢乱世?牡
  • 作者:长乐思央
    几年前,铁石心肠的石家家主捡了个人,几年后,娱乐圈里多了个演技极差的花瓶秦亿全世界都知道新人秦亿没演技是票房毒/药,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可是从出道开始偏偏每次都能出演大片的男主角,不就是因为他背后有个有钱任性的大金/主。全世界都认为秦亿在娱乐圈里唯一能够拿的奖就是最佳男花瓶,直到在石靖之的生日会上他唱了一首歌。秦亿的铁粉黑粉脑残粉:妈蛋,男神你歌声可以征服世界为什么辣么想不开要去演戏!秦亿:有颜有
  • 作者:云七
    她,是21世纪的新一代少年,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无奈,他是来凑热闹的好不好?竟然穿越到了异世大陆,穿越成为一朝丞相府废柴七小姐,莫名其妙有了婚约,相公竟然是战神!他,好歹也是圣贸国闻风丧胆但是却又俊美绝伦的安王爷好不好?某王爷:“本王心中只有你一个!”某姑娘:“那我的心中可不一定只有你一个!”某王爷:“你敢!”美男多多,帅哥多多,宠妻多多
  • 作者:青山白松
    十九世纪中期的美国,昭昭天命之下,合众国之内,世界上前所未有的霸主正在酝酿成型,人类的希望每过一年就会膨胀一圈,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欣欣向荣的国家。一切都像是设定好的剧本一样发展。 德克萨斯一望无际的棉花地旁边,一个脸色默然的年轻人悠闲地推着老头子散步,两人对田间的忙碌熟视无睹,老谢菲尔德有气无力的抬手让年轻人停下,“杨基佬似乎酝酿废奴?” 谢菲尔德露出冷淡的笑容,转头看了一眼棉花地中间的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