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驱蛊(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kcs3.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嘎吱!”

门被推开了,猝不及防的林琅吓得蹦了起来。

怪异的腔调从推门而出的男人嘴里发出,这是一个干瘦如枯柴的矮小男子,死死盯着林琅,似乎在质问她什么问题。

林琅为难挠着头,这语言不通,可真是麻烦。

“你是中国人?”干瘦男子见她长久不说话,换成中文问她。

“对对,我是中国人。听朋友介绍你们这里能帮人找到爱情,所以特意过来看看。”

男子怀疑瞄着她,林琅尽量释放出无害、平和的气息,就差摇着尾巴表白:我很乖、我很老实、我特别无害……

屋里面传来一声嘶哑的喊声,男子脸色一肃,恭恭敬敬回头应答。

林琅在阴凉里等着,只觉得后背汗津津的,那屋子里的声音嘶哑中带着一种魔力,是让人害怕又沉迷的力量。

“进来吧,不要乱说话,大师问你,你才能回答。”男子倨傲点头示意让林琅跟上她。

一进屋,难以形容的气味差点把林琅熏晕,而且外面的光亮似乎无法照亮这栋房子,越往里面走越觉得寒意森森,又臭又阴冷。再走进一些,房子墙壁上摆着各种怒气冲冲的雕像、墙边矮柜上还有一些玻璃樽,装着各种各样、让人毛骨悚然的虫子。李大有身上那种黑点的气息跟这些虫子如出一辙!

林琅一激灵,果然就是这里!

始作蛊者就在这栋房子里,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给这么凶残的虫子去毒害拆散别人的家庭?

一边想一边就进了最里间,她一抬头,屋子深处的盘坐着一个老人!

他的眼神幽深寒冷盯着林琅,一股冰凉彻骨的寒意袭来让林琅满背的汗变成冷冰冰黏在她身上,脖子上的玉牌忽然光芒大盛抵御那种寒意,然而只是回光返照般的一刹那,玉牌就彻底失去光芒,连玉石本身莹润的光也散了,从拍卖会拿回来后她一直贴身戴着的玉牌,失去了生机,变成了一块普通的石头。

“【系统】:宿主小心!”

林琅早在玉牌光芒亮起的时候已经心惊,顺手将手中罗盘砸了过去,罗盘撞上一团如有实质的空气,挡住了下一波的攻击后又消失不见了。林琅出手无措的时候,系统丢出了那个一次性乾坤宝袋,她如获至宝笨拙握着那条鎏金铁心铜龙指向寒意来处!

大意了!

太大意了!

还以为所有人都像那些小混混那样容易对付,再高级点也就是喷火龙沈歆那种水平,根本没料到这世界上还有其他厉害的修行者,而且还有如此鬼魅、一声不吭的攻击方法。

她惟有牢牢握住那条铜龙,不敢眨眼死死瞪着暗处那团人影,从未感觉过的危险让她小心肝都在颤抖,脑子里猛戳系统:

“系统,救命!救命啊!”

“【系统】:宿主,好自为之!”

盘腿坐着的那个老人敏捷站了起来,原来是个胖老头,秃头圆脸,面相看似慈和。可一笑起来,阴森鬼气,眼神锐利如锥子,他冲着干瘦男子嘎嘎喊了几声,像锥子一样的眼神垂涎三尺看着林琅。

林琅震惊得看着一具毫无生机的尸体摇摇摆摆站了起来,缓慢沉重却又快速朝她扑来!

素察.占奥查看着眼前佯作镇定的女孩,常年古井无波的心绪罕有激荡起来,这身体太好了!他毕生愿望就是制作出比自己师父更强的尸蛊,可花了将近四十年的时候,不要说比师父更强,连师父的水平都没达到。

仔细想想,也不能怪他。

科学普及后,信奉信仰的力量大大下降,要找到真正相信蛊虫力量的人越来越难。为此,他不得不从热带原始丛林里搬出来,藏身在繁华城市中,利用浅薄的情蛊诱人上钩,让那些尝到甜头的人口口相传、吸引更多人来中蛊,企图从中找到最合适的身体。

等了几十年,眼前这个身体是最强大、最纯粹、最有生气的,比他师父当年制作的那具身体还要强……

没想到这女孩还有点防身之术,先是微弱的道法之气抵销自己的攻击,然后又是忽然消失的罗盘挡住第二波蛊虫,要不是这两个东西,这女孩子应该昏迷着乖乖被自己炮制了!越想心越痒,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剖开这完美的身体,慢慢培植各种蛊虫,然后炼制成最强最厉害的尸蛊!

他心急如焚冲着奴仆又喊了几句。

林琅就看见他呱里呱啦说着“baba”,又冲着干瘦男子挥手。

“大师说你不要动!”干瘦男帮着翻译,快速堵住门口,反锁上大门!

我傻才不动啊——虽然不懂这两人到底说了什么,可那种生死一线的危机感不会骗人,这老头明明就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呐。

万幸登机前才学过利用阴煞之气进攻的方法,林琅按着就快蹦出喉头的心脏,不管不顾把铜龙之口对准那个胖老头,丹田之气在念力之中汇聚到铜龙上,指挥着让人难受的阴煞之气朝着那具摇摆的尸体方向喷薄而去。

那具尸体越来越慢,渐渐就像失去了牵线的傀儡,哗啦倒地不起。

林琅松了一口气,迅速把铜龙指向胖老头,萦绕她身边的寒气总算减少了一点,可胖老头没有像尸体那样倒下,而是手舞足蹈在做着什么动作,嘴里还念念有词,似乎在憋什么大招……

妈蛋,劳纸是神棍师不是圣斗士星矢啊啊啊!

她疯狂在系统兑换栏里翻动着,一下子心慌意乱,不知道该兑换哪款。风水罗盘、不对!麻衣相法没用!天眼眼镜,并无卵用!鸿运当头,好像也来不及了……

更万幸的是,鎏金铁心铜龙的阴煞之气十分充足,压制得那老头躲在了梁柱后。

“系统,快帮我!再不帮我就死定了!”

“【系统】:试试攻伐阵法吧,在兑换栏的右边啊。”

林琅双手持着铜龙,警惕往身后看去,那个干瘦男子已经走得无影踪,应该不会进入这房间。她不敢乱碰房子里的东西,跳到离老头最远的空阔处,翻看兑换栏的风水攻局。

1.道具名称:改风换水。用途:改变风水,引煞入宅。需要积分:1000分;

2.道具名称:九星飞宫。用途:随机布阵,吉凶自定。需要积分:1000分;

3.道具名称:刑煞双星。用途:扰乱磁场,引人魔怔。需要积分:1200分;

4.道具名称:横扫*。用途:扫荡好运,破运祸重。需要积分:1500分。

……

看着这些眼熟的名字,才恍然想起对付吕半仙那时曾兑换过这种阵法。不过那时自己是不慌不忙布阵,让吕半仙在阵法中待了几天后发狂乱喊乱叫,把自己曾经做过的坏事全说了出来。

“真蠢!”顾不上深入唾骂自己愚笨,林琅迅速兑换了刑煞双星、横扫*、九星飞宫,三大阵法在手,她后背的冷汗才止住。眼疾手快、布阵如飞,这大半年修炼的成果总算显现,眼花缭乱中,她就布置好了三个阵,刑煞双星抛到最边上辅助加成,横扫*是攻击主阵,九星飞宫是保护自己的阵法,她盘坐稳稳九星阵眼之中,低声喝道:“横扫*,起阵!”

霎时间,飞沙走石狂风大作,虚空里劈出一道冷电,直指素察.占奥查。

素察多年修炼,应对之术比林琅高了不知几凡,飞沙走石一显形,他立即就开始把其他几具尸蛊召唤而来,冷电劈来的时候,毫无人气的尸蛊冲到他前面挡住这致命一击!

林琅闭眼入定,按照阵法说明吃力操控,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架到打时才觉挫,现在只恨自己以前太偷懒,每天打个坐、算算卦就了事,早知道会要征战四方,她必然每天不眠不睡练习如何与人斗法!

唉,出门前竟然没有给自己卜算一卦!

原来这么黑运!

乱七八糟想着,手下一乱,冷电就劈歪了,一下劈到木柱子上,噗嗤噗嗤火苗哗啦啦热情烧了起来,林琅心烦意乱,索性无目的乱劈乱砍,东南亚的竹木质建筑很快就像着火的纸灯笼,烧得呼噜噜不亦乐乎。

林琅还算清醒,留着自己身后的那片墙没有动,不过也耐不住火势旺盛顺着墙挪了过来。

素察被火苗烧得手忙脚乱,连他衣服都被撩着火差点烧起来,再加上时不时来一两束小冷电,几个做好的尸蛊都被挡枪,他心浮气躁,大喝一声往林琅这边冲了过来。

林琅看着他狰狞的面孔,吓得腿脚发软吓尿摊到的时候——就看那胖老头往自己身后一蹿,冲着没着火的墙扑了出去……

啊?

林琅快速收阵,跟着跑了出去。

“轰隆”一声,房子烧塌了。

林琅四处环视,胖老头和那瘦子都不见人影,空气中一股难闻的烧焦气味,还夹杂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恶臭,她立即想起刚才垮下的那堆东西,转头捂着胃“呃”地吐了个干净,擦着嘴边的口水,腔热血渐渐冷静,这才觉察出后怕,看着还在熊熊燃烧的大火堆,林琅双手合十连连念佛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还好命大,不然就跟那些虫子肉块一样变成烧烤,再一细想,忍不住又呕吐起来,再也不想吃烧烤了(┳_┳)…

经此一事,林琅不敢在泰国逗留,灰头土脸收了行李立马就回国了。事后越想越怕,万一自己就这么烧烤化灰、驾鹤西去,父母连自己的下落都不清楚,自己也就成为领事馆文件上的失踪人口之一。

实在是鲁莽。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