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谎言(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kcs3.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林琅闭关出来已快过年,林爸林妈也已放了年假,两人正襟危坐准备和女儿好好聊聊人生大计。

不考公、不找工、不创业、不找男朋友,每天就这么在家打坐,这是入了哪个邪教的圈套?

林琅真心觉得她爸妈已经够民主,居然忍了这么长时间才来正式谈谈人生。

她也想清楚了,瞒是瞒不过去的,这一个多月在家修炼的进步明显没有在慈孝寺边那么快,为了更快升级,她肯定要在气场、磁场特别好的地方去修炼,到时一走几个月没消息,爸妈还不得急死?

只好撒谎。

这件事情翻来覆去在她脑子里想过好多次,所以非常顺畅就把这些假话说了出来:双色球中了奖,不用再为生计苦恼,终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与朋友开了微店,收益也很棒。然后空虚中无所寄托,恰遇道家大师,拜师学艺,发现了自己生命的目标o(╯□╰)o

林爸林妈被她这一番话震得哑口无言,等看来林琅奉上的银行存折、微店信息,反复核实后才确认女儿毕业这大半年已经完全脱离了他们俩的预期。

“席大师?”

“对啊,席大师,是道教正一派的,师父说他是六十三代传人。”

系统君请背锅/(tot)/~~

林爸眉头紧皱:“正一派?如果真是正一派,不是以符箓见长吗?那你平时怎么只打坐,根本没有练习符箓?”

林琅:“……老爸,你连这个都懂啊?”

“这是宗教常识,你不懂吗?可见你那师傅也不是什么正道!琅琅,你要修道,老爸也不拦着你。可是你别乱学啊,走进歪门邪道被洗脑,你这辈子就完蛋了。”

“老爸,不是歪门邪道。我也学过了一点符箓,不过功力不够,还没能深入学习。”这个谎言真是越说越麻烦,早知道就不吭声。

“琅琅啊,女孩子家家的,学什么道啊,你以为现代社会还能修仙吗?别胡闹!不想考公就算了,妈妈有朋友公司也在招人,你就去那里上班!”

林琅被两老缠得焦头烂额,后悔不已,早知道就只说自己中奖不想上班,然后要去周游世界……

费劲口舌、好说歹说,最后约定了半年之期,林琅跟爸妈说好,再学半年,如果真有兴趣再继续学,没有兴趣就回家准备考公。

冷静后的林琅也思考过为什么自己会说这么傻的谎言。大概也是留条后路吧,万一再像泰国之行那样碰到什么事,自己有什么意外再不出现,让爸妈以为自己去修仙了……那也不错……

就算是想太多吧。

晓晓之前约好的拍卖会上并没有什么法器,林琅去了一趟广州后毫无收获,老老实实回家,准备陪爸妈过了年再去做任务。

春节如期而至,一家三口买年货、年桔、桃花,按照本地习俗过年。

大年初一,林琅给亲戚、朋友拜年,她的手机也收到了各种祝福,这半年结识的人形形□□,是她过去从未想过的。

初二一大早,刚跟梁水旺先生通完电话,拒绝了他要登门拜年的要求;手机又响了起来,是沈老太太。

林琅脸一热,还让老人先给自己电话拜年,真是有些难为情。

“琅琅啊,新年好!你在广东过年吗?”

“沈婆婆,新年大吉大利。在啊,我们没有回家乡。您在广州过年吗?我过两天去看您,给您拜年。”

沈老太太声音有些焦急:“琅琅啊,婆婆在澳洲呢。我女儿在悉尼,正好这边夏天,她非得接我过年。沈歆那个衰仔,不肯跟我一起过来,一个人在广州过年。”

“啊?”

“是啊,昨天我打电话他说有点不舒服;今天我又打电话过去,他不接我电话。家里阿姨、司机都回去过年了,我让别人去看看他,他又不肯开门……琅琅啊,他很听你的,能不能请你帮我打个电话?”

“婆婆你不要着急,我先看看。”林琅安抚了好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沈歆这么大人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好久没有跟那小屁孩联系,本以为成功摆脱单方面追求,现在又要跟他联系,林琅烦恼揉了揉眉头,唉,算了,也别太自作多情,这种青春期男生的热情最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说不定沈歆现在连她是谁都不记得了。

从黑名单里找出沈歆的号码,开始拨打。

电话显示接通状态,却一直无人接听。

林琅搔搔头发,再次拨打,仍然是无人接听。

想了想,林琅决定去一趟广州,顺便去看看卤蛋,好久不见这家伙,据说她已经快被导师折磨疯了。

林爸林妈听说她要出门,竟是不约而同松口气:“快去快去,年轻人就是要多出去玩一玩,每天宅在家里,一点活力都没有。”

林妈还弄出了一袋子年糕、香肠什么的,要她送给卤蛋。

陆丹还是跟她哥在广州,还把四川老家的父母也接过来一起过年。几个月没见,这家伙还是那么豪爽,吃过午饭,林琅告辞出门。

很快到了沈歆家的大宅,留守的厨房阿姨看到林琅如释重负:“林老师!是不是沈老太太请您过来的?太好了,沈少爷发烧还不准我们进房间,你来就好了,我去给沈老太太打个电话告诉她不用急。”

阿姨把她带到二楼,原来沈歆的房间就在书房对面。

“沈少,是林老师来了,你快开门啊。”阿姨声音很响亮,一边敲门一边喊着。

只听门里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掉下地,随后是瓮声瓮气的回答:“让她进来,你别进来。”

阿姨尴尬朝她笑笑,推开门,又把手里的白粥递给她:“那我先下去,这碗粥麻烦你给沈少。”

端着热气腾腾的白粥,林琅往里走,这房间很大,主色调是淡金色,映入眼帘是个黑胡桃木陈设架,上面摆着足球、奖杯、超跑模型以及高达模型……越发觉得这小屁孩真是欠揍,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各种幼稚。

转过陈设架是一间挺大的开放式衣帽间,正面墙壁放着四季校服、左手边是各式各样的时装、运动装、右手边正面墙是落地镜,镜子旁边拱形的门,房子正中暗金色奢华欧式真皮床,床头墙壁的王冠造型使得这床像巨大的王座,那小崽子就大咧咧躺在床上。

林琅把白粥往床头柜重重一放:“好玩吗?”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