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苗(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kcs3.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有多人外表沉静,内心开朗呢?起初来到新家的时候我便是这样的人,不过人都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我变得渐渐开朗起来,变得愿意与她人交流,在班级里也找到了存在感。所以千万不要被人的第一感觉给欺骗,往往那都是躯壳。

自从那次的KTV事件后,我便变成了一位校园信使。

“夏天,你还没吃早餐吧?这牛奶给你,赶快喝,还热着呢!”

“夏天,今天是你值日吗?我帮你吧!”

……

近乎每天早上都有同学热情的向我示好,起初是一两个,后来是一群,夏风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而我是夏风妹妹的这件事就如同被风吹散的花香一样,吹散在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所以再后来便拓展成了整个学校的学生都认识了我。

记得,我第一次将那些大大小小的礼物带回家里的时候,妈妈以为是我们班追我的那些男生送的,又开心又生气。开心是因为她觉得我并没有因为是农村走来的学生而自卑,不再封闭自己的内心不与任何人交流,而生气是因为她怕我与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玩而耽误了学习,因为并不是人人都是夏风啊,他贪玩但成绩依然优秀,优秀到即将被校方保送。我告诉妈妈其实这些礼物都不是我的,是我们班喜欢夏风的女生让我转交给他的,妈妈长舒了一口气。当夏风回家时我把礼物交给他时,他还以为是我送他的,还跟我说:“哎哟,今天又不是我生日,送什么礼物啊?”我微微笑着,“你误会了,这些不是我送你的,是我们班同学送你的…”他顿时收起了刚还挂在脸上的灿烂笑容,“以后再有这些东西你就直拒收或者扔了,提这么多东西回家你不嫌重啊!”其实,的确很重,从学校到家只需要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而那一天我用了将近半小时,因为礼物太多手里拿不下,一路走一路掉,我也就一路捡,已非常狼狈的姿态到了家。到后来,班里的女生再让我转达什么礼物的时候,我都拒绝了,我没有说夏风不让,因为怕伤到她们的心,而是委婉的对她们说:“太重了,我没有车,不好拿的”,于是她们都改成了让我转信,我也再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拒收信,于是顶着被夏风说的压力还是替班级女生交给了他,当然他是看了还是扔了我自然是不知道的。

关于项辰,跟他真的是毫无交集的,虽然由于夏风的关系他认识我,有时在学校的走廊上碰到也会对我微微一笑,当然这个偶遇次数屈指可数,少到我都忘记了那是梦境还是现实。只不过我时常听到李娜跟别的女同学讲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比如他今天穿了什么衣服啊,又与哪个女生说话了,可能会考什么学校啊等等,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特别兴奋的加入她们的讨论,因为我不熟悉他,所以我每次会都提出很多关于他的问题,就像初钻土壤的小花苗贪婪的吸收阳光雨露一样,到处吸收着关于他的点滴,就连有的时候学校公告栏上张贴一些关于高三的名单公告,我也会假装站在那里看字,用眼睛一排一排搜索最终把那两个字找出来,然后,脸红心跳。李娜她们也总是很热心的帮我解答我提出关于的项辰的问题,但都从来不好奇我对他的特别关心,似乎只将我列为项辰粉丝团的一员。而有所不同的是,我将关于项辰的点点滴滴和所有偶然与非偶然的遇见都被我晚上在台灯下偷偷的用日记记载了下来。在学校里的每一个角落搜寻那个熟悉的身影渐渐成为了我的习惯,对他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他喜欢穿黑白灰色系的衣服,显得干净帅气,即使遇上非穿校服不可的日子,他也总是卷起袖子把校服穿得比别人更好看。因为个子很高,他总是微低着头和人说话,有时候会露出一点调侃的笑,有时候会微皱眉头变得严肃。

他在学校里人缘非常好,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所以无论他走在哪里处处有人勾肩搭背。他只喜欢喝矿泉水不喜欢喝碳酸饮料。他篮球打得很好,据说曾经多次参加市级省级的篮球对抗赛,他学习成绩很好,所以大大小小的活动他都是负责人,你也可以从这些活动里见到他忙碌的身影,当然这只是曾经,现如今是高三,学业繁重,他不得不主动卸任一些负责的活动,以获取更多学习的时间,他也跟夏风一样即将被校方保送,只不过他拒绝了,他只想留在国内,项辰也曾经无数次的被一些胆大的女生拦截在楼道上或者操场上表白,收情书更是家常便饭,他跟夏风不一样,别人送的礼物信件他都从来没有拒收过,总是温柔的说上一声“谢谢!”他就像一位王子一样。虽然他人气鼎盛,但他却在学校里从来没有与任何女生传过一丝绯闻。

心动来得太快,如春绿般熊熊燃烧,我跌跌撞撞,凭借本能盲目奔着那火种而去。没有时间去想结果和目的,每一天的现在已经足够欢喜和煎熬。

那年高二,我会因为得到项辰的点滴信息,而开心到做梦都是笑着的,似乎离站在高处的项辰又进了一步,那年冬天至夏天我会因为项辰一次不经意的看向我一眼,或者看到他的一次微笑,尽管不是对我微笑,而搞的心跳犹如开舞会般,各种脚步纷乱而至,踩的我的十七岁心痒又心慌。虽然有一个跟项辰是好兄弟的哥哥,但我始终不敢在夏风面前提起项辰,因为我怕他们会知道我的心意,从而搞的我们都尴尬,维持现状,在远处偷偷的看他,我便觉得就已足够了。

但那时,我真的会以为跟她们一样,跟学校数百个女生一样,会一直这样的仰望下去,然后在项辰毕业后,把这个名字绘声绘色的传给下一届学妹,直至将这个名字这个人变成一种校园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