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年少(3)(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kcs3.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项辰很少再在公开场合出现,和所有高三学子一样,他箭在弦上,最后蓄力。

时间荏苒,光阴如梭,很快一年一度的高考来临了。

高考的那几天,天气特别地躁热,而我呆在家里一直心神不宁,连空调都无法解救我的不安。

最后打电话给李娜一起出去坐坐,点了一杯冰镇柠檬汁就坐在人家店里看着马路聊着天。

李娜简直看不下去我的状态了,对我说:“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啊,要知道他可是项辰啊,年纪第一的项辰啊!他还就从来没有发挥失常过。”想了想,又忍不住刻薄我,“我说夏天,我要是你,就去上炷香祈祷他考差点,要是他正常发挥了,那你这辈子骑着火箭也追不上了啊。”

我没有理她,也不想理她。

何况她说得没错。

想起我前次考试排在班上十五名的成绩,我只能黯然神伤。

但此刻令我不安的,不是出于对项辰考试的担忧,而是我意识到了我们即将要分离。

或许我们未曾在一起过,或许我们没怎么说过话,或许他也不怎么记得我,但至少我们是在同一个校园里,偶尔还能从班级里的后窗上看到独自趴在阳台发呆的他,让我知道,他在那里,曾在我不远的地方,在微笑,在与同学打闹,在叹息,在考试,在休息。

而不久之后,学校即将没有了他的存在。

他将像一只被放出牢笼的小鸟,翱翔在广阔的蓝天。也将像一滴干净的水,奔向浩翰的大海。

从此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将无法再用目光捕捉到他的身影,用耳朵追寻他的声音,这熟悉的校园里,没有了他,依然拥挤,但我却觉得万分的冷清。

待到明年栀子花开的时候,将不会有一个叫项辰的少年,和我闻过同一片花香,看过同一片云彩。

光想想就觉得心万分的疼痛。

考完最后一门课的那个黄昏,学校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高三全体同学暴动了。

说是暴动,其实算是一种解脱式的宣泄,我是第一次目睹这个场面,对他们的行为实在是难以理解。

听李娜说历届高三生考完后都会有这样的一个过程,但今年尤其疯狂。

雪片一般被撕碎的课本试卷和作业从天空中纷纷扬扬撒下,不停歇,不间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整个高三教学楼,全是激动的面孔与嘶哑的吼叫。

说不清是快乐,还是难过,是对未来的期待,还是对过去的告别。

整场狂欢的高潮部分持续了约半个小时,也没有老师前去阻止。

那是我见过的最心疼的一场“雪”。

教学楼下大片的草地与道路,逐渐变得雪白,虽然依李娜所言这些都是承载了高三生们几年来痛苦与压抑的青春时光的书本,此刻在以安静的破碎的姿态与他们进行告别。

我仿佛真的听到了那一声声无声的呐喊:再见,青春!再见,旧时光!

被悲伤的氛围所感染,很多低年级的学生也都哭了,我也夹在其中,只不过我却把眼泪放在了心里。

晚上八点多,高三的学生们多数都手挽手去校外不醉不归,在满天的星光下,喧嚣的学校终于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一些细碎的语的声音,和头顶一轮孤独的明月。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